讓光譜說話|預告

讓光譜說話|預告
「大家好,我是_____,我的認同是___。」長久以來,在這個假定大家都是順性別異性戀的社會中,身為同志似乎是一件被一直隱藏的事情,而為了讓大家認識自己,在自我介紹的時候甚至要特別把自己的同志認同拿出來說。熱線教育小組長期以來致力於到各個機關學校演講,透過講師和志工一次又一次在聽眾面前出櫃,不厭其煩「大家好,我是_____,我的認同是___。」長久以來,在這個假定大家都是順性別異性戀的社會中,身為同志似乎是一件被一直隱藏的事情,而為了讓大家認識自己,在自我介紹的時候甚至要特別把自己的同志認同拿出來說。熱線教育小組長期以來致力於到各個機關學校演講,透過講師和志工一次又一次在聽眾面前出櫃,不厭其煩「大家好,我是_____,我的認同是___。」長久以來,在這個假定大家都是順性別異性戀的社會中,身為同志似乎是一件被一直隱藏的事情,而為了讓大家認識自己,在自我介紹的時候甚至要特別把自己的同志認同拿出來說。熱線教育小組長期以來致力於到各個機關學校演講,透過講師和志工一次又一次在聽眾面前出櫃,不厭其煩